tlf2018

+ 閱讀電影的靈光 +

 

上帝笑聲的回響


1984 年,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出版,迅速贏得文壇好評推崇,在耶路撒冷文學的頒獎典禮上,米蘭昆德拉闡述個人的小說理念:「我很喜歡一句猶太諺語『人們一思索,上帝就發笑』,想像一下拉博雷(法國文藝復興時期代表作家)有一天突然聽到上帝的笑聲,歐洲第一部偉大的小說就呱呱墜地了。小說藝術就是上帝笑聲的回響。」為什麼上帝會發笑?因為人們越思索,就距離真理越遠,唯有透過小說的智慧和藝術的追求,才能找到超越的可能。1988 年,《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改編的電影《布拉格的春天》上映,至今三十年,笑聲依稀。

「人的存在究竟是什麼?其真意何在?」不管是詩歌、小說、音樂、影像,任何一種形式的創作,其實都在試圖回答這個亙古不變的大哉問,創作者們焚膏繼晷、廢寢忘食所渴望企及的,都是拉近思想與真理之間的距離,博得上帝無聲的微笑。於是我們看到《金閣寺》文字的決絕化為電影《炎上》的哀嘆,日本文豪三島由紀夫如櫻花般綻放至極而逝的絕美哲學,不論是小說或電影,日本電影《愛的飢渴》中的絕望與法國版《肉體學校》的寂寞,都徹底體現了三島對慾望、肉體、愛與死的探究。這種用身體與人生實踐的創作美學,在墨西哥女詩人卡斯特雅若斯的傳記電影《性.別絮語》中同樣濃烈,在情慾的糾結與社會的壓迫中,蛻變摸索出屬於她的生命意義。曾以「紐約三部曲」聞名全球的美國小說家保羅奧斯特,首部自編自導的電影《幻影枕邊書》,更是將他一貫對於現代人孤寂靈魂的思索化為影像,像是書中書的衍生發展,深刻辯證作家、書寫、創作的本質問題。

1948 年,喬治歐威爾完成了他的傳世鉅作《一九八四》,1984 年電影上映,書中片中那個嚴密監控的可怕世界,現在看起來只是個黑暗的寓言,但未來真的就萬事美好了嗎?《流星安魂曲》回望2015 年,土耳其軍隊圍剿庫德族民兵,獨立自決派遭到全面撲殺,所有媒體封鎖,只能靠當地居民匿名上傳的影片略窺事件始末,一切是真是假?肅殺戰地忽然下起一場流星雨,讓影像也穿越時代的光年,跨越紀實與虛構的疆界,訴說 關於國族記憶與時代悲歌。

時至2016 年,諾貝爾文學破天荒將獎項頒給了傳奇樂手巴布狄倫,影片《別回頭》、《搖滾啟示錄》、《最後的華爾滋》串起的巴布狄倫音樂人生,台上台下、搖滾路上,一開始就說了別回頭,餘音繚繞,卻又讓人忍不住頻頻回首,傳奇依舊。

人類一思索,上帝就發笑。但人們又怎能不思索,怎能不書寫、不歌唱、不走進電影院看那些既幻且真、咫尺天涯的自己或他人的故事。所以,就笑吧,在文學與電影的思索之間,在上帝的笑聲與影像的靈光之間,我相信存在的真理就在那裡。

 

策展人

 

主辦單位 │

合辦單位 │  

規劃執行 │  

協辦單位 │

   

   

   

   

               

   

   

       

       

活動聯絡 │

lft.wenhsun@gmail.com
02-23433142

 

展示設計 │

插畫授權│陳采瑩

網頁製作│好門趣業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