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人序

對我們這一輩人而言,2020年絕對是歷史和記憶中無法抹滅的一年。一開始像是假消息的武漢肺炎,接著擴大、傳染、封城、鎖國......,骨牌效應一路引發國際恐慌,病毒與恐懼環伺,恐怖電影裡的末日世界難道真的就要來臨?人人自危的大半年過去了,口罩、糧食不缺了,Netflix、Foodpanda賺翻了,而原本可能被取消的2020臺北文學.閱影展,可以說是劫後餘生,帶著這樣忐忑的僥倖,面對依舊焦慮不安的社會氛圍,今年的影展有別於以往的抒情溫柔,特別選映多部以文學影像手法提出社會觀察、末日反思的藝術佳片,並規劃日本前衛電影大師寺山修司的人物專題,希望藉由這些精彩作品的觀摩,以更符合時代脈動與開創精神的策展方向,帶出更深刻的當代省思。

本次影展的焦點人物寺山修司,無疑是上世紀六〇至七〇年代、日本反叛文化浪潮中最具代表性的指標人物,我們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寺山修司,日本當代藝術絕不會是現在的樣貌。寺山修司曾說:「我的電影是我的詩,我的暴力,我的性愛與玩笑,也是我的名片。」身兼詩人、小說家、劇作家、舞台劇及電影導演多重身份的他,攝影機不僅只是影像書寫的鋼筆,更是射穿成見與迷思的機關槍,每一格膠卷都以極具前衛風格的影像美學,大膽挑釁、前衛批判,全面而徹底地實踐了創作的各種可能,將視覺、肉體、音樂與詩熔冶為挑戰傳統的革命宣言。雖然寺山修司於1983年僅四十七歲即因病早逝,但是他深富革命性的影像魅力,迄今依然無人能及、影響深遠。

今年影展完整放映了寺山修司的重要劇情長片作品,從1971年《拋掉書本到街上去》中絕望家庭的少年覺醒,1974年《田園死神》中電影導演的後設追尋,1981年《上海異人娼館》將情色文學〈O孃的故事〉轉化為性愛與肉體的自覺,以及1984年最後遺作《再見箱舟》等等,可說是近年來首度大銀幕重現。此外,紀錄片《寺山修司:明日在何方》,則是以寺山修司執導的街頭舞台劇〈敲門〉為主題,追訪多位四十年前曾參與行動劇的工作人員,透過大量的訪談與珍貴的資料畫面,在寺山修司童年和學生時代的親戚好友的訴說中,帶領觀眾一窺這他瑰麗多變、卻又始終如一的創作精神。

除了寺山修司,多部榮獲各大影展殊榮的當代精選,也不容錯過。榮獲2020年鹿特丹影展荷蘭電影媒體獎的《穿過瘟疫的荒原》,也是歐洲新銳藝術家珍妮斯拉法親自編寫而成的公路之作,全片特別以貼近動物視角的鏡頭,探討傳染病對人性、生物的影響,打造另類的末日版《愛在瘟疫蔓延時》;靈感來自神話普羅米修斯的《惡在基地蔓延時》,則是以實驗記錄的手法,將葡萄牙軍區的日常,轉化為對文明與人性、戰爭與生命的辯證;而由法國名導布魯諾杜蒙執導的《聖女貞德再出征》,也是他繼2017年的《搖滾少女聖貞德》之後,再次以貞德為題材的作品,不僅榮獲2019 年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特別提及獎,並獲選為法國電影筆記年度十大佳片第五名,找來充滿靈氣的素人少女演員,以另類歌舞電影的形式,重新對國族、宗教及傳統提出的批判反省與哲學思考。

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