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臺北文學季

tlf2018

2018. 3.16 ㊄ ► 4.6 ㊄ 10:00~17:00
展覽地點:臺北市中山堂光復廳(台北市中正區延平南路98號)
展覽顧問:向陽、阮慶岳、林德俊、莊永明
策展人:封德屏

 

誓將熱血挽狂瀾,七十光陰一指彈。
寄予萬千諸後秀,一心一德振文壇。

1964年作家吳濁流成立「台灣文學獎」,有感於資金籌措不易,捐出退休金10萬元,以基金孳息,提供獎金,獎項也更名「吳濁流文學獎」,這位有感於戰後台灣作家生存不易的老前輩,在〈我設立文學獎的動機和期望〉一文中寫下了這首詩。連同他一手創立的《台灣文藝》雜誌,穩定的創作發表園地,以及一年一度的文學獎金,被當年的台灣作家們視為獎掖新人,重振本土創作的關鍵。

回首半世紀,各式各樣的文學獎項蜂起,對文學獎的想像,也有許多不同的聲音與省思,文學獎,不只是參賽者競逐榮耀的戰鬥,也是文學經典化與評審美學的競技場,更是行政機制爭取認同與意識型態的戰場,此處不見血腥,卻有濃烈煙硝,將時間倒轉回到日治時期,彼時,第二次世界大戰打響,文學也未曾於戰場缺席……。

1.第一屆吳濁流文學獎於《台灣文藝》第26期刊登得獎名單,第一名除了獎金外還獲得大同電器公司贊助的電視機。
2.第九屆(1978年)吳濁流文學獎通知函,由當時《臺灣文藝》的主編鍾肇政刻鋼板油印並寄發,當屆小說獎正獎為民歌手李雙澤、新詩獎正獎由向陽獲得。(向陽提供)
3.文獎會獎勵以反攻抗俄為主的文學作品,得獎作品皆刊登於《文藝創作》雜誌中。台籍作家廖清秀與鍾理和分別以非反共文學的《恩仇血淚記》、《笠山農場》獲得中華文藝獎。圖為《恩仇血淚記》連載於《文藝創作》第二十六期中。
4.楊逵可能是第一個獲得臺灣本土以外文學獎項的臺灣作家,圖為1947年由東華書局出版的《送報伕》。

文學獎在台灣

設立「台灣文學獎」的吳濁流,也曾是文壇新人,也曾受到文學獎的鼓舞。1936年,楊逵主編的《台灣新文學》雜誌發起「懸賞原稿募集」,限定新人參加,主題並需與臺灣歷史相關,他說:「臺灣文壇的未來與其只有兩、三個有名的作家,不如讓眾多無名作家來擔負」,吳濁流在此次徵文中,以描寫女性掙扎於命運與覺醒的〈泥沼中的金鯉魚〉獲得佳作,這是他的第二篇作品,日後回憶「臺灣文學獎」之創辦時,吳濁流說若非《台灣新文學》雜誌的獎掖,37歲才投稿的他「斷無踏入文學之門」。

楊逵本人則可能是第一個獲得國際文學獎項的臺灣作家,1934年,他以〈新聞配達夫〉(後譯〈送報伕〉)入選東京《文學評論》雜誌徵文,同時期,臺灣島上的徵文活動,則以政令宣導或工商徵文為主,還未有「廣告文案」此種職業的時代,報紙上〈黃菊酒之徵詩〉、〈大世界旅社徵詩〉……等履見不鮮。

相較於楊逵、吳濁流傳承臺灣文壇的理念,文學獎的功能,也未曾被當局小覷,從日治末期,由皇民奉公會主辦的「台灣文學賞」到戰後初期的「中華文藝獎金」皆擁抱強勢的意識形態,文學與戰鬥在此時緊緊捆綁,無人可以掙脫。

爾後,1970、80年代的大報文學獎;90年代的地方文學獎,以及為多元議題發生的主題文學獎皆在臺灣文學史中扮演不同的角色,也演繹著不同的社會功能。本展區將帶領觀眾回到不同年代的台灣,從一個個文學獎故事盒,看見彼時的文學定義,以及隱藏在文學獎之下,創作者與評審,美學與現實,從未停止的戰鬥。

台北文學獎20年

兩大報文學獎的得主,藉由當時報紙傳播的力量,常因而晉身文壇,一舉天下知。左為李昂〈殺夫〉曾獲聯合報文學獎,右為《中國時報》第二屆時報文學獎揭曉。

將投注於歷史長河的目光暫且收回,投注到腳下的這塊土地,當一座城市擁有文學獎,當我們走過的街道溪流、四季冷暖都有人書寫;當我們在城市裡的嘻笑怒罵,都出版成書;當我們在這塊土地共同擁有的時光,成為文學獎的桂冠……那是一個什麼樣的閱讀世界?

在這個展區裡,我們將舉辦至今已20年的臺北文學獎得獎作品,凝聚為都會移動、人事關懷、普世價值等多樣主題,帶領觀眾展開以聆聽及閱讀巡覽臺北的主題之旅,「我們」如何被書寫,「我城」如何被記憶,來自島上及世界十數國的華文作家,或新銳,或已成為文壇砥柱,在此共同演繹多元的臺北城。

得獎作品之外,自1998年開始,一年又一年,稿件從各地湧來,各種人生際遇匯集在文學上,那麼大的質量形成了引力,生成「臺北文學獎」的小宇宙。每一個投稿者,都是跨越數百光年投影到評審心湖的點點星光,我們蒐集了評審想對遺珠說的話,我們邀請插畫家陳采瑩繪製了臺北文學獎舉辦過程的畫卷,期盼每一個有心創作的人,都可以在這邊找到自己的位置。

文學獎爭議事件簿

有光的地方必有陰影,當恆星在夜空閃耀,也會有黑洞在暗處吞噬光亮。在得獎的光鮮亮麗、傳承的熱血理想之外,名與利的誘惑,是否使得文藝切磋變調為利益競逐?讓美學品味的比拼走味成評審/主辦單位的口味特調?

我們為您備妥三種文學獎爭議,抄襲與致敬的攻防是文學獎最常上演的戲碼,究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還是踩著他人的身體向上?百分百不加糖不添水才能標榜「純」果汁,那麼,「真實」的純度要多高,才能稱作散文?而在文壇倍受爭議的「獎金獵人」隊伍到底是城市傳說,還是真有其事?得文學獎真的有s.o.p嗎?

這些大哉問,不保證得到答案,我們將列出多方說法,希望其中也有您的,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厚厚的三大本《文學獎爭議事件簿》也將在展場中開放各界參考查詢。

行過文學獎的幽闇蔭谷,希望您依然需要文學,也依然需要文學獎。

第16屆臺北文學獎頒獎典禮。
光榮桂冠,圖為第14屆臺北文學獎獎盃合影。

誰還需要文學獎?

2016年,在文壇曾可呼風喚雨的某文學獎無預警停辦,但台灣文學圈一無所覺,停辦消息還是由香港的創作者首先發現。在影響力大減,在新銳創作者甚至懶得把得過的文學獎掛上個人履歷的時代,文學獎在當代社會的定位是什麼?是否還能發揮「寄予萬千諸後秀,一心一德振文壇」的理想?

將文學獎放到文學生產機制中檢視,與之連動的,或許不只是創作者、評審與主辦方,還有廣義的文壇──書店主人、媒體及文學出版編輯,以及最重要的,喜好文學的讀者,我們還需要文學獎嗎?文學獎是否應該繼續存在?還是該形成別種獎掖新人的機制?在眾聲喧嘩之中,期盼每一位參與者,都能聽見挈合的聲音,或者,留下你自己的。

根據統計,臺灣一年舉辦的大小文學獎總計超過200個,走過歷史長河、穿越城市的文字記憶,行過文學獎的幽闇蔭谷,聽聞眾聲喧嘩之後,我們另闢寧靜之地,蒐羅近百種的文學獎作品集,邀請您坐下來,閱讀臺灣的文學佳作,以及不同文學獎評審的標準與機制。

文學以文學獎的形式體現多元,也大聲向創作者、向文學圈裡每一個分子呼喊:為文學,永恆的戰鬥吧!

文學獎特展系列活動

主辦單位 │

合辦單位 │  

規劃執行 │  

協辦單位 │

   

   

   

   

               

   

   

       

       

活動聯絡 │

lft.wenhsun@gmail.com
02-23433142

 

展示設計 │

插畫授權│陳采瑩

網頁製作│好門趣業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