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人序

閱影展

割開你的雙眼,看見屬於你自己的真實

從2014年第一次接手閱影展的策展工作,不知不覺,十年過去了。十年、八次策展,從2014年的跨界莒哈絲、2017年的巴索里尼與卡夫卡、2018年的巴布狄倫與三島由紀夫、2019年的薩雅吉雷、2020年的寺山修司、2021年的法國電影新浪潮、2022年的安哲羅普洛斯與普魯斯特,以及去年的大島渚和西蒙波娃與安妮艾諾,在文學與電影作者的交織互映中,影展藉由電影靈光的閱讀與再現,一次次希望向觀眾證明:影展活動絕對不只是單純地看看電影、玩玩而已,透過主題的策劃、影片的挑選與展演,「臺北文學・閱影展」一直希望能如拋磚引石,藉由影展拋出、打開思考的面向,在經典名作與藝術佳片的展演中,更進一步達到呼應時代脈動與檢省自身文化立命的意義。

於是,繼「攝影機鋼筆論」、「攝影機武士刀論」引介法國電影新浪潮、大島渚等不同風格的作者與流派之後,今年,影展將更進一步打破閱讀的視野,從諾貝爾文學家加布列‧賈西亞‧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到西班牙電影大師路易斯·布紐爾(Luis Buñuel),從文學的魔幻寫實、到電影的超現實,藉由他們的作品超越銀幕的表層,探索寫實之外的電影真正奧義。

布紐爾曾說:「世界崩壞如此,逆道而行,才是最忠於自己的真實。」從這個角度來看,不論是緣起於反抗極權壓迫的魔幻寫實主義,還是從主觀唯心主義出發超越意識的超現實主義,都是企圖打破現實的框架和傳統觀念的束縛,藉由藝術讓真理獲得自由。布紐爾從第一部作品《安達魯之犬》割開眼球的那一刀,就開始他驚世駭俗的創作人生。雖然出身於富裕的中產階級和信仰虔誠的天主教家庭,但他卻屢屢背叛其出身,拍出質疑傳統價值觀的作品,對於布爾喬亞批判、性的社會意義,以及對貧窮的同情,一直是他作品中探討的核心,而生與死、過去和未來、真實和幻覺等元素中意識與潛意識的矛盾,則成為他獨樹一格的超現實手法,不管世人如何評價議論,布紐爾依舊完成逆風而行,完成《自由的幻影》、《中產階級拘謹的魅力》、《特莉絲坦娜》、《青樓怨婦》等多部影史經典,也都將在本次影展放映。

而被譽為「魔幻寫實主義之父」的馬奎斯,不僅是拉丁美洲戰後最重要的小說家之一,更是西語文學第一人,他的《百年孤寂》更藉由百年家族的興衰起落,創造出一個涵蓋愛情與戰爭、政治與宗教、歷史與神話、生存與死亡的想像世界,不僅寫盡了人生的悲歡離合,也訴盡了生命的虛幻與孤寂。魔幻寫實不是幻想,而是奠基於現實的基礎上,更直接地面對現實。在古今的疊映、時間的錯置、神話傳奇與真實的交錯中,對當下現實進行更嚴厲殘酷的批判。不僅對殖民者和壓迫者做出嚴厲的批判,也提出對社會的啟蒙與改革,以魔幻書寫出最寫實的人文關懷。本次影展特別放映由日本前衛導演寺山修司改編自〈百年孤寂〉的《再見箱舟》,以及《馬奎斯之愛與群魔》、和珍貴紀錄片《馬奎斯如何成為馬奎斯》,帶領觀眾一窺魔幻文學大師的影像魔力。

如果策展也可以視為一種意念的表達,我希望十年來的展演、引介與闡述,讓閱影展不僅是一次次大師風采的朝聖,更是一年一度的思想交流與互動,如電影書簡往復於銀幕上下、策展人與觀看者、藝術靈光與觀者感受之間,在各種形式的閱讀中,銘記每一刻我們對於電影的熱愛,十年如一日。
楊元鈴